返回列表
上海被调整为二级响应,网班和想装修的业主吵了一架
发布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8-02 02:56:19

自零时起,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调整为二级响应。当日,在上海新闻发布会上,与百姓生活密切相关的社区防控优化政策迅速发布,民政部门公布了快递,家政装修队伍进入社区等措施。上海第一次发布了微博,不料,网友们,在评论区,吵了起来!

一开始,有网友问:能不能装修一下?居委会不同意怎么办?有网友开始质疑:孩子都在家上网上课,装修影响太大了!

这一质疑,终于让一些网友沉了气,问:你不开学,我们不装修?我们买了房子,因为流行病,我们不能开始工作,我们租出去了,谁付了房租?我们的钱是天上掉下来的吗?

有网友显然一直想装修,因为居民的孩子想上网络课,他们和居委会沟通了很多次都没有成功,带着一腔愤怒,他们直接启动了开放连接模式:只有你的孩子金贵?我们是直接出生的吗?你只考虑孩子的教育问题吗,考虑过我们有吃饭和住宿吗?我们能理解吗?

我们公司有个同事,情况也差不多。春节前睡在地板上,他把家里的东西都收拾好了,甚至已经运走了,春节结束后,他要装饰春节,我们怎么知道新皇冠已经一团糟,从春节到现在,我们已经三个月没合家了。。我不知道他在评论区吗?

新皇冠来袭作为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一级应急快速启动,曾使整个城市陷入停顿,人们极度紧张,陷入恐惧之中,除了生活水平低,所有的需求都停滞不前。现在,随着防治的退化,人们的各种需求也逐渐得到释放,但二级防控仍在继续,有的人渴望回归正常的生产生活,有的人希望继续防范,有的人则被孩子们在网上上课绑在家里,想法不一。

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过渡时期,就像错峰上下班一样,人们的行为不再协调一致,他既不像流行期前的正常操作,也不像在停播期维持静默在一起,人们的各种行为开始出现矛盾和碰撞。据估计,这仅仅是一个开始,而且还会有更多类似的事件发生。

在一条街上,有两个家庭,一个是糖果商,另一个是医生。糖果店有个糖果作坊,很吵,因为这两个家庭之间有一个花园,他们平静地生活了许多年。直到有一天,医生在自家院落新建诊所,紧挨着墙,糖果车间附近,当医生开始行医时,突然发现糖果作坊的噪音,吵得他看不见病人,连听诊器也听不清。于是,医生将糖果商告上法庭,说他造成了声音污染,并要求他停止工作。如何判断这个案子?

通常,人们总是认为你的行为不会损害他人的权利,并以此作为解决冲突的标准。问题是,矛盾双方都会用这一原则自卫,医生认为糖果商损害了他行医的权利,相反,糖果商认为医生损害了他的生产经营权。同理,网络课程所有者认为装修会损害他对孩子的教育权,而装修商认为网络课程阻碍了自己装修工程的进度,会给自己造成经济损失,双方各执己见,难以割裂。

著名经济学家美国和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获奖者罗纳德科斯认为,所有的伤害都是相互的,不是一方伤害另一方,而是双方为了相同的稀缺资源为不同的目的而斗争,医生和糖果商正在争夺安静的资源。为什么会有竞争?因为没有定义该资源的产权。双方地位平等,如果一方的行为被禁止,另一方将受到伤害。

如何处理矛盾?科斯提出一个假设:如果争夺资源的双方是同一个人,会发生什么?糖果商人和医生将前往权衡生产糖果和行医,哪个更赚钱?他可能会做出多种选择,或停止行医,或改到安静地方建诊所,总之,他应该以最小的代价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这样,就有了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两害并重,以共同利益为重,我们应该用最便宜的方法使整体利益最大化!以医生起诉糖果商为例,如果说糖果作坊停产的成本和医生停止行医的成本,那一定是医生不得不另辟蹊径,反过来,糖果制造商应该为医生做出牺牲,付出应该得到相应的补偿。

解决网络课程业主与想要装修的业主之间的矛盾,应该是同样的道理。首先,我们不能因为有人想上网络课而损害装修业主的利益,这样人们就可以停工待学生开学了,付出的成本有点高,其次,装修进入网站后,每天都像雷声雷鸣,不是学生上网络课的方式,我们都需要稀缺资源的安静。

这就需要各社区居委会多做工作,化解矛盾,达成共识。例如,噪音大的装修工程安排在周末,在线上课时间只相对于安静;网络课程拥有者需要忍受在线上课时间之外不可避免的噪音,从而将付出的成本降到最低,整体利益最大化。

这只是我家里的一件小事,我随手写了一些想法。事实上我们应该高兴地看到,城市生活将在新的疫情得到完全控制后逐渐恢复生机。同时,我们也要看到,在新冠状病毒完全离开之前,还有许多矛盾和问题需要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