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人美新书|《中国书法理论体系》精装版
发布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7-27 01:30:46

《中国书法理论体系》一书是熊秉明先生在书法理论方面的倾力之作。他把我国古代书法理论加以梳理和深研,并在哲学框架之下探讨中国书法独特而深层的审美价值,将长于形象思维而略显涣散的古老的书法理论生成为逻辑严密的理论体系,视野开阔,见解独到,对中国书法理论的研究具有开启山林之功。

此次出版,是参照熊秉明先生生前亲笔批注、勘误,并全新设计排版而成的最新修订版。正文后附以《关于中国书法理论体系的分类》一文,文本更为完整,方便广大读者理解、学习。

祖籍云南,艺术家、哲学家,著名数学家熊庆来之子。1922年生于南京,1927年随父迁居北京清华园。

1944年熊秉明毕业于国立西南联合大学哲学系。1947年考取公费赴法留学,于巴黎大学攻读哲学,一年后转入巴黎高等艺术学院学习雕塑。1962年起执教于巴黎第三大学东方语言文化学院,教授中国文化及哲学,同时开办书法课,从事书法实践与教学研究,曾任中文系主任多年。1983年获法国教育部棕榈骑士勋章。1984年被法国教育部任命为终身教授。2001年被授予南京大学名誉教授。

中国古来讲书法理论的文字不少,但绝大部分是语录体,采取诗话的体例,是一条一条独立杂感的连缀,尽管有许多精彩的意见,但好像散珠断玉,读起来,很不容易让人把握到作者的中心思想。书法美学似乎没有体系,也没有流派,虽然理论家有互相批评排斥的话,但并不壁垒分明,似乎只有一些枝节上的小分歧,其实不然。

这些讲书法理论的书虽然没有形式上的系统,但并不是就没有系统。每一本论书法的书都有它一定的审美哲学的基础,我们的工作是试着把这思想基础找出来。

一、喻物派——最早的书法理论,用自然之美来说明书法的美,用比喻作为主要的论述方式。

二、纯造型派——用造型原则说明书法的美,也就是讲笔法、结构、均衡、趋势、墨色等问题。

五、天然派——以道家思想为基础的美学,认为天然的、出于自然的是美的,最高的作品超越人为判定的美丑善恶。

六、禅意派——最代表佛家书法的当推禅意派。禅宗否定文字,当然也否定书法,但这并不妨碍禅僧写字,禅意的字可称否定书法的书法。

实际上,一个书法家或书法理论家并不是很容易地可以被归入这六类中的一类。因为中国人谈艺术不大肯局限在一个逻辑推论里,这是一个缺点,讲问题往往不透彻,但这也是一个优点,因为看得比较周全。观点非常明确肯定的,像项穆的《书法雅言》、程瑶田的《书势》,便显得意见偏颇,有许多流弊。所以同一篇文章,或者同一本书,也许要在本书不同的几章里提到。

既然中国书法理论大半是综合了若干观点讲的,那么分析出若干系统,岂非多余的事?又有什么好处呢?回答是:有的。把书法理论归纳成系统,是试着把握每一个书法理论的基本思想,由此,我们可以比较深入地了解古人究竟给书法以怎样的意义,给了哪些意义?在书法艺术里究竟追求什么?他们的最后理想是什么?还有一些他们未能说得很清楚,但有逻辑地蕴含在一个系统之内的问题,我们可以给一个较清楚、明确的解说。

此外,一个书法家在创作生活中,必抱有一个最高的理想,是他努力趋近的终极目的,这理想大概只能属于这六派中的一派。一个书评家在品评书法时,也必有一个标准,这标准大概也只能属于这六派中的一派。所以六派之间还有相当的排斥性。说中国书法理论大半综合了若干观点,并不是说它们缺乏一个基本的出发点。

清梁巘在《评书帖》里写道:“学欧病颜肥,学颜病欧瘦,学米病赵俗,学董病米纵,复学欧、颜诸家病董弱。”欧追求结构,颜追求表现,米追求自由抒情,赵追求唯美,董追求放逸,各有不同的审美标准和最高理想,所以才互相为病。不找出他们审美的哲学基础,是不能了解他们之间的矛盾和互相为病的真正意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