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低阶俗吏”自述三部曲之三
发布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4-22 07:19:25

2020年3月5日,庚子年惊蛰,因疫情防控已经逐步向好,我在朋友圈里发了我的一首小诗《春天来了》:试着/在心灵的调色板上/调出一片/绿葱葱的森林口罩/试着/在记忆上的磁带上/录下一段/可歌可舞可醉可笑的河流微笑……恰好次日,市体育局小范围召开了一次近期重点工作推进会,我在会上即兴朗读了这首诗,部署了一下新工作,也对去年工作进行了总结。这一年来的工作虽然取得了可喜的成绩和进步,但也留下些许遗憾和尴尬,反思总结出来,自嘲自讽一番。

去年年初,到市体育局上任前,我就在想从哪入手开展体育工作,要找一个什么抓手,把全市的体育工作牵动起来、引领起来。之前我曾经说过,在“道”与“术”的辩证中,我更注重“道”的研究,但也不能忽视“术”的把握。一般而言,应小切口入,高站位出。我希望找到一个小切口,从此入手,充分发挥它的作用,引领全市所有体育工作开展,继而以体育牵动整个城市发展。经过综合考量,我把目光放在了大型赛事上。北京2008年举办了奥运会,2022年要举办冬奥会,通过这两项大赛,就令北京的社会、经济、口碑等方面得到全方位的提升,北京的体育工作也上了一个新台阶。哈尔滨曾经有过举办亚冬会、大冬会、十冬会的丰富经验,又有得天独厚的冰雪资源禀赋和冰雪运动传统,拥有一大批高水平冰雪赛事人才,如果我们也能搞一次冬奥会或冬青奥会,必然可以带动全市体育工作步入新天地,也可以给哈尔滨市,乃至黑龙江省带来更多发展机遇。对于冰雪赛事来说,名气最大的自然是冬奥会,但2022年冬奥会的主办地是北京,未来10年,中国可能都不会再举办冬奥会。而作为青年人的奥林匹克盛会,冬青奥会也深受年轻运动员的青睐。冬青奥会又是北京冬奥会后中国唯一一个没有举办过的世界六大综合赛事(奥运会、冬奥会、亚运会、亚冬会、大夏会、大冬会)。最重要的是,举办冬青奥会所需要的成本相比冬奥会要少很多,只相当于举办冬奥会成本的百分之几,不会给举办城市带来较大的财政压力。如果市场化运作成功的话,不但不搭钱,还能挣上一些银子。以哈尔滨现有的场馆只需简单升级就可以完全满足承办冬青奥会的需求。

刚上任一个月左右,申办冬青奥会的想法就在我脑子里成型了。我让由伟强牵头,组织专班,仔细研究利弊得失,详细梳理了冬青奥会起源、历届举办情况、参赛人员数量和组成、比赛所需场馆、举办城市软硬件条件、赛事经费概算、申办程序及对城市发展拉动作用等等,综合考量后,我向市政府提出申办意向,并明确向市政府传递了以我市现有冰上、雪上场馆设施稍加完善即可满足赛事要求,所需经费按年度财政投入,加上市场化运营赛事,不会给财政带来很大的负担。2019年3月,市体育局向哈尔滨市委市政府提交了申办冬青奥会的汇报,得到了市领导的大力支持,市政府主要领导、常务副职、分管领导、几位秘书长多次专题听取汇报,最终一致同意申办冬青奥会的建议,并以市委市政府名义向省委省政府提出申请。我还跑步进京,向国家体育总局主管领导进行了汇报,做了一番铺垫。遗憾的是,在现阶段,哈尔滨申办冬青奥会的脚步已经停滞。

作为市体育局的掌门人,我一直希望能凸显体育在城市发展过程中的引领作用,用“体育+”和“+体育”的融合发展平台,推动哈尔滨这座城市各个领域的协调发展,而冬青奥会确实是在这个过程中一个重要的载体与媒介。近年来,承办大型体育赛事已经成为推动一座城市高质量发展的重要举措。市政府主要领导也敏锐地捕捉到重大国际赛事对城市的提升和拉动作用,所以在2020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将哈尔滨打造成为国际(冰雪)体育赛事之都。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我也希望哈尔滨能抓住这个机遇,也让全世界通过冬青奥会重新认识哈尔滨的风采和魅力。我们市体育局做了大量工作,也愿意继续全力推进,但这不是市体育局一个部门的事,这是全哈尔滨的事,是全黑龙江省的事,说大一点,也是全国的事,需要上上下下合力完成。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希望在哈尔滨申办冬青奥会这件事情上,大家也都伸伸手。

在申办冬青奥会的同时,我也计划申办其他大型综合性体育赛事,以几大赛事为牵动,点燃哈尔滨城市热情,激发城市的活力,让哈尔滨与其他城市、与世界相连。经过一番挑选,我把目光瞄准了全运会,这是全国规模最大的综合性运动会。我当时的构想是通过冬青奥会,让哈尔滨与世界联动,通过全运会,巩固和提高哈尔滨在全国的地位,再结合各类国际、国内、省内、市级单项比赛,编织起各级各类体育赛事“百花齐放”的网格,多管齐下,将哈尔滨打造成名副其实的运动之城。巧的是,我想申办全运会的想法和省体育局局长陈哲先生不谋而合,我们都有意把全运会落户黑龙江、落户哈尔滨。为此,我与同事们做了大量工作,系统了解了全运会的历史,申办条件、手续和流程,历届全运会的举办经验和不足等,最终,因为经费有限、现有场馆和体育成绩无法满足办赛标准等客观原因而暂时止步于此。

2019年,我担任市体育局局长后,举办了不少赛事,给这座城市留下了美好回忆,也让很多人通过体育了解了哈尔滨的城市文化和风土人情。但回想起来,一些赛事还是留下了些许遗憾。

2019年6月,中俄国际博览会在哈尔滨开幕,为了配合这次博览会,我们精心策划了一场中俄青年男子篮球锦标赛,准备邀请中国和俄罗斯四所大学的篮球队来哈参赛。这场比赛可能从规模和影响力上不如哈马、轮滑马拉松等大赛,甚至很多人认为只是一场小比赛。是的,单纯从体育的角度看,这场比赛的竞技程度不高,未能达到世界大学生篮球比赛的顶尖水平,规模也不大,但这场比赛重要的是策划明显带有“政治考量”。我们当时计划把中俄两国4所最高领导人的母校篮球队请来,在哈尔滨展开篮球竞技。我们请来了俄罗斯联邦总统普京的母校圣彼得堡大学篮球队、俄罗斯联邦原总统叶利钦的母校乌拉尔联邦工学院篮球队。国内球队方面,我原本准备把清华大学、上海交大篮球队请来,这两所高校是国家领导人习*近*平、胡*锦*涛、江*泽*民的母校。把这4所大学的篮球队请过来,宣传上再给予放大效应,这场比赛的政治意义和影响力就非比寻常了,中俄两国体育界、政界都会被惊动。而且为了配合这场比赛,我们还把俄罗斯当时即将在中国上映的一部体育电影《绝杀慕尼黑》的主创团队和演员都请到了哈尔滨。这部电影讲的是发生在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男篮决赛中,苏联队打败了保持36年全胜纪录的美国队的故事。这样一来,既有篮球比赛本身的魅力,又有娱乐明星的帮衬,还有两国领导人母校的加持,这场比赛想不轰动都不行,到时候我们哈尔滨一下子就成了聚焦的中心。俄罗斯方面对这场比赛非常重视,因为他们一下子就嗅出这场比赛背后的政治价值,比赛期间,莫斯科电视台对比赛进行了深入报道。然而最终,由于地方参赛单位的特殊原因,清华大学和上海交大未能前来,最后参赛的哈工大和浙江大学无论声名还是水平虽然都很高,但距离我们最初策划的方案还是有较大差距,最重要的是影响力减半了,成了一场普通的中俄两国大学生篮球赛,不能不说是一大遗憾。

2020年1月3日,哈尔滨市体育局主办的中国哈尔滨国际青少年冰球邀请赛在哈体院滑冰馆开赛。虽然表面上看,这只是一项青少年冰球赛事,但我却在策划参赛球队的选择上下了一番功夫。8支队伍中,有6支队伍来自朝核问题六方会谈的6个国家。大家知道,金正恩与特朗普历经河内、板门店两轮谈判未果,朝鲜是否去“核”,如何去“核”,为世界所关注。前几天,朝鲜劳动党刚开完七届四中全会。策划这场冰球赛时,朝鲜还没开会,但我已经预判,他们在七届四中全会上肯定要研究美国要退出谈判的事。在我们策划筹备冰球赛期间,正是美朝双方剑拔弩张的阶段。我们看到了这个情况,但我们恰恰反其道而行之,就是要策划美国和朝鲜的青少年冰球队在哈尔滨打冰球赛。我要策划美国和朝鲜在哈尔滨比赛,我要朝鲜跟日本也在哈尔滨比赛,我还要朝鲜和韩国在哈尔滨比赛。而且当时香港的特殊情况,国内的队伍除了哈尔滨之外,我就邀请了香港,别的都不邀请。香港当时不是乱吗?我们请他们来,让他们体会一下哈尔滨人对他们的特殊欢迎,体会到祖国对他们的温暖和热情。这些策划,有点当年中美建交前“小球撬动大球”的意思。哈尔滨搞一个马拉松,全球2亿人关注,我想我策划这个冰球赛,很有可能是20亿人在关注,甚至更多。我们当时连如何进行新闻宣传都策划好了,前期绝对保密,密不透风,等开赛前两天,再通过一两家媒体放出风去,到时候瞬间会引起世界各大媒体的关注,肯定轰动,而且是全球轰动。这样一场比赛如果在哈尔滨搞成了,哈尔滨立刻就会成为全球瞩目的中心,到时候哈尔滨的关注度、知名度、影响力,绝对是独一无二的,甚至多少年后,人们提起这场比赛,还会津津乐道,还会持续地给哈尔滨这座城市贡献话题和热度,进而持续推动哈尔滨的发展。虽然想法很好,但开赛前的最后一天,朝鲜队选择退赛,没能来到哈尔滨,美国青少年队最后也没能登场亮相,令我十分惋惜。

之前我们搞比赛,都是政府主办、体育部门组织承办,财政拨款,办成什么样、是好是坏都是政府兜底,民间参与度不高,很多大赛,市民甚至不知道。2019年,我来到市体育局供职后,发现这样搞不行。光靠政府,比赛办不起来,就算一时办起来了,也难以持续开展,而且规模、影响力、知名度、活跃度都上不来。为此,我提出了“三个为主三个为辅”的新思路,政府从主导变为辅助,动员区、县(市)和各个协会、俱乐部、各大公司等社会组织办赛,鼓励社会力量和资本加入,促进社会化、市场化,真正把比赛搞大、搞活。也就是我常说的既要“靠市长”,也要“靠市场”,但归根结底要“靠市场”。为此,我们搞了一个《哈尔滨市支持重大体育赛事活动引导资金暂行办法》,经市政府同意,2019年7月,以市政府的名义正式印发。今后再有比赛,由社会组织承办,政府给一部分引导资金,不足部分由承办方以市场化方式自筹。

《办法》颁布后,我们立刻行动,主动出击,派专人对2019年举办的重大体育赛事、2020年计划举办的重大体育赛事和部分符合规定的2018年重大体育赛事进行了摸底、统计、梳理,并按照《办法》组织专家团队进行科学评估,最后确定了2018-2019年应给予引导资金的赛事6项、2020年拟申请引导资金的赛事16项。将所有材料汇总整理后,我们第一时间上报市政府,希望帮这些社会组织顺利申请到引导资金,调动大家的办赛积极性,不断提高哈尔滨重大体育赛事的水准、规模和影响力。请示打上去之后,2020年计划举办的赛事市政府大体同意,待正式举办后,再根据实际情况和评审结果给予资金。2018-2019年已经举办完的重大体育赛事,因《办法》当时还未出台,目前又是首次执行,无论是市政府还是我们市体育局、市财政局等相关单位都没有经验,根据市政府要求,我们制定了切实可行的实施细则,又丰富细化了相关材料后上报,再次向市政府申请引导资金。这个过程中,虽然我们付出了很多努力,也一直不敢懈怠,始终在尽快推进,希望早日帮这些作为承办方的社会组织申请到引导资金。但客观来说,工作进度还是比较慢,从2019年11月到现在还没有完成。无论有多少客观原因,说到底,也是我们效率不高,没有及时将引导资金拨付到位。无论别人怎么想、怎么说,我心里觉得很歉疚。在这件事里,我也切切实实看到了推动市场化、社会化办赛的艰辛,再一次感受到改革需要付出的努力和勇气。幸好,我对此早有心理预期,上任之初,我就说过,体育社会化势在必行,但绝非一日之功。

竞技体育方面有些小遗憾,群众体育和全民健身“动起来,热起来,火起来,嗨起来”的背后,也有遗憾之处。2019年,我们原本想要兴建10个气膜馆,作为室内冰上运动中心,为专业运动员训练、群众冬季上冰雪提供场地保障,补足我们哈尔滨冬季室内运动场地不足的短板,这也是市政府重点民生保障工作之一。一次建10个气膜馆,纵向上看,在历史上前所未有,横向上看,在国内无出其右,足见市委市政府的决心和魄力。我们体育人当时都高兴坏了,虽然按照分工,由市住建局牵头,市城投集团负责代建,各区负责规划选址并对土地进行“三通一平”(即通水、通电、通热、平整场地),我们市体育局负责提出功能需求,但兴建气膜馆是有利于全市体育发展的大好事,全市体育系统上下同欲,全力配合这项工程。经我们积极协调规划、财政、发改、城投公司等相关部门,全力推进规划选址、项目批复、资金审评、招标采购等工作,现在已经建了8个,剩余2个,因选址地方涉及地下管线迁移等原因,未能按期推进建设完成,只能留待今年落实。

大家都知道,哈尔滨是全国开展冰雪运动最早的地方,有冰雪运动之城的美称,曾培养出一大批世界知名的冰雪运动员和教练员,是全国冰雪体育运动的领头雁。我来到市体育局之初,就有策划筹建哈尔滨体育名人馆的想法,讲好哈尔滨体育故事,弘扬哈尔滨城市精神,向全国乃至世界传递哈尔滨体育声音。我向市委市政府汇报了这个想法,得到他们的大力支持。2019年春,我专程到北京拜会国际奥委会副主席于再清先生,向他表达了哈尔滨市积极为北京冬奥会做贡献的愿望,他表达了希望我们建设体育博物馆并将自己所有的体育藏品捐献给我们的意图,我想可以和我要建体育名人馆的设想结合起来,以此为小切口,把体育博物馆建设起来。于再清先生准备捐赠给哈尔滨的体育藏品中,包括很多珍贵的奥运展品,如奥运火炬、吉祥物、雕塑、招贴画、邮票、钱币等。因为这些体育藏品被中国奥组委临时借用,用于北京冬奥会展出,只能等展完后才能捐给哈尔滨,这就导致了我们如果现在建成博物馆,他捐赠的大量珍贵展品不能展出。加上我们原本打算用原市委办公地建哈尔滨体育博物馆的想法因种种原因也未能如愿,选址问题仍未确定,建体育博物馆的计划暂时搁浅。

除了筹建哈尔滨体育博物馆之外,我也想给哈尔滨增加几个集体育旅游文化于一体的“地标”景点,成为冰城冰雪运动的网红打卡地。2019年3月,我们与奥地利AST(中国)公司签署发展冰雪体育产业《合作备忘录》,将“维也纳冰之梦”模式引进哈尔滨,建设和运营哈尔滨冰雪嘉年华。我看好“维也纳冰之梦”这个项目,因为维也纳从1996年开始,每年冬季都会在市政广场浇一个巨大的冰场,设置各种娱乐参与项目,所有人都可以在这里参与冰上运动,每天早上9点到晚上10点开放,还会放一些音乐,包括华尔兹,来自世界各地的滑冰爱好者在这里尽享童话般的冰雪乐趣,堪称滑冰爱好者的天堂。我当时就想把这个项目引进到哈尔滨来,放大哈尔滨冰雪资源、冰雪体育、冰雪旅游、冰雪文化、冰雪经济的叠加效应。经过协调和努力,奥地利AST(中国)公司同意全额投资,自主经营、自负盈亏,不增加财政负担。奥地利AST(中国)公司经过一番调研后,把地址选在兆麟公园。“维也纳冰之梦”因市场化运营需要收费,市政府建议奥地利AST(中国)公司在道里群力地区沿江地段重新选址。因为一直没有选到合适的地址,这个项目迟迟未能落地。除此之外,我们配合松北区建北欧体育小镇,后期也没有主办单位建设进展消息,这些都是我心里留下的遗憾。

我们都知道,哈尔滨是时尚之城,也是运动之城。1912年哈尔滨就有游艇俱乐部,全国最早。哈尔滨人已经喝成啤酒肚了,别的城市还不知道什么叫啤酒花,不知道啤酒什么味;哈尔滨拥有第一个电影院,和美国洛杉矶同一年;哈尔滨有第一个交响乐队;哈尔滨有选美,我们露胳膊、露大腿的时候,虽然没穿比基尼,但展示躯体美的时候,别的城市哪知道?关内很多城市包得很严实,还裹小脚呢!我们除了冰雪运动外,水上、冰球、冰上项目、自行车……很多很多运动,都走在全国前列。这是我们哈尔滨的时尚标签,也是我们哈尔滨这个城市独特的城市个性和文化个性。我上任之后,市领导曾和我提起昔日松花江上舢板船游玩项目,很想再现当年在松花江上舢板船穿流如梭,在闲暇假日里,一家人在江边沙滩上野餐的幸福场景。现在各大城市不是都提出要建设“最具幸福感”城市吗?这不就是我们哈尔滨自己的幸福感吗?这个想法特别好,2019年我把夏季赛事活动重点放在松花江沿岸,也是为了凸显这条母亲河对哈尔滨的特殊意义,为了彰显哈尔滨的文化魅力和城市魅力,也为了让广大市民真正体会到家门口的幸福感。

市领导把恢复舢板船的构想跟我说了后,我带领有关人员来到松花江边,实地查看,回来后结合购置船只成本、项目选址、人身安全、再现沿江景观等诸多现实条件,尤其是选址很重要,一定要满足三个条件:一是不影响航道运输安全,二是要在江边市民游客经常游玩的地方,要成为一景,三是要保证人身安全。通过这三大条件,我们将范围锁定在九站公园、防洪纪念塔、太阳岛斜拉桥下等水域,通过实地踏查,综合各种因素,最后选在太阳岛斜拉桥下。选址的同时,我们也在积极研究,如何真正再现当年小船荡漾的风景。放一些舢板船在水里不动肯定不行,必须得动起来,还要有人游玩,这就涉及经营问题,但市体育局买船组织表演活动可以,要是经营,不合规矩。我们也研究过,能不能尽量节约成本,用我们自己的运动员,每天定时去表演一下,这样就不用财政掏太多钱,但显然这也不是长久之计,只能支撑一时,不能长期进行,主要是违背了初衷。基于种种现实原因,我们拿出市场化运作支撑,政府前期适当给予补贴的完整方案。目前现已有了初步恢复,但与我们当初设想的目标尚有差距。希望在未来的日子里,这些设想还有实现之时。不仅仅因为我是市体育局局长,也因为我真的很热爱这座城市,希望哈尔滨城市个性能够得以恢复和张扬,希望更多人喜欢它、爱上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