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重仓140亿、押注中国房地产!被全世界抛弃的孙正义能重新封神吗?
发布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3-30 08:57:19

别人贪婪我恐惧、别人恐惧我贪婪!疫情在全球资本市场上掀起了海啸,孙正义却发出了前进的号角——“现在正是投资的好时机!”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软银创始人兼CEO孙正义在纽约的一次私人会议上告诉一群基金经理和金融机构,“最近的市场大跌带来了投资低估值公司的好机会,软银已经准备好挑选出优胜者。”

软银斥资20亿美元投资了长租公寓品牌自如和在线房地产门户网站贝壳找房,投资金额均是10亿美元。其中,自如投资10亿美元,5亿美元是直接投资,另外,软银从自如创始人手中购买了另外5亿美元的股票。当前,自如估值为66亿美元。

与此同时,软银还领投贝壳找房15亿美元融资,其中,软银投资了10亿美元,另外5亿美元来自高瓴资本、腾讯控股和红杉资本等投资机构,本轮投资后贝壳找房估值将超过140亿美元。

若说这些年来最难的大佬,孙正义绝对是其中之一。他一直在寻找下一个“阿里巴巴”,下一个“马云”,但却总是遇到“贾跃亭”。

在押注自如这些中国“二房东”之前,孙正义曾经重仓美国“二房东”巨头wework。孙正义第一次见到WeWork的创始人诺伊曼时,还告诉诺伊曼,“使WeWork比你的原计划大十倍。”“WeWork可能价值几千亿美元。”

但结果呢?软银重金将wework的估值推高到470亿,但独角兽却变成了毒角兽,估值一降再降,从470亿变成270亿,后来跌成80亿,结果不得不终止上市进程。

算下来,软银前前后后投了150亿美元,却买了价值60多亿美元的股份。有网友戏称,当年孙正义在阿里上挣的钱,现在全部赔在WeWork上了!

更过分的是wework的创始人诺伊曼,白白辜负了孙正义“下一个马云”的期待。他不仅把孙正义投的钱都烧光了,也没把公司搞出什么名堂,而且诺伊曼此人还从公司大量牟取私利,一掷千金买私人飞机、豪宅,最奇葩的是还在把用公司钱买的房子归到自己名下之后,再卖回给公司,再狠狠地捞了一笔。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孙正义对WeWork管理层开展了一次大清洗,不仅把创始人诺伊曼本人赶出了公司、卖掉了他的私人飞机;还一并清洗了诺伊曼的“亲友团”,他的妻子、妹夫、小舅子等也陆续被扫地出门。

还有其创始人被孙正义称作是“亚洲乔布斯”的OYO,近期迎来了史无前例的大裁员,印度总公司裁掉20%,总共约12000名员工;中国分公司也裁掉了12000左右;内忧之外,更有外患,自2019年4月起,已有近500家酒店、总共20000余名合作伙伴与OYO解约。

以及作为愿景基金成立后投资额最大的项目、共享出行领域头部企业Uber,即使成功上市,但市值却是接连跌跌不休。该公司估值最高时一度达到1200亿美元,但到IPO时就降到了840亿美元,IPO之后股价更是接连跳水,目前市值已不足485亿美元。

有媒体做过一个统计,在2018年2月至2019年2月的13个月中,孙正义的愿景基金投资企业达38家,投资金额逾320亿美元。在其全部交易中,仅有5个被投公司估值呈现明显增长,其它企业现在还看不到收益。

“豪赌”是孙正义的天性。因此他常常是不惜重金,对目标公司大手笔砸钱,迅速推高创业公司估值、扩大市场规模。每一个被投的企业都是巨大的估值,每一个都是概念炫酷的“独角兽”,但每一个都需要大笔烧钱,但能否赚钱却仍然是未知之数。

但这种打法带来的业绩虽然亮眼,其实却只是“纸面财富”而已。这些漂亮的业绩数字都是都是浮盈撑起来的,所投企业估值上升带动软银业绩增长。但有点金融常识的人都知道,一级市场的估值一向是个玄学,只要股权没有变现,这些业绩就都只是账面利润,不能转换为企业的现金流。

在过去那个货币环境宽松、大水泛滥的年代,表面的繁荣能够掩盖背后的暗流涌动,但一朝之间,风向突变、寒冬来袭,这种打法的弊端也开始凸显。

一是由于大环境的遇冷,市场信心严重不足,投资人越发珍惜自己钱袋子里的钱,比起赚估值膨胀的钱,他们更重视“真金白银”的收入;二是因为互联网红利的式微,那种“烧钱”换“流量”的传统套路正在失效;三是uber这样的明星独角兽,运营数年仍然深陷亏损泥潭,越发地让投资人觉得,孙正义给他们带来的只是一个“大饼”。

现在的孙正义可谓是陷入了“四面楚歌”的境地,一个个“情比金坚”的盟友,都背他而去。

曾经对他青眼有加、45分钟就能给他450亿美元的投资人,如今对他也是冷眼相待。愿景基金第二季原计划募资1080亿美元,而其在2019年11月完成的首次募资,仅募集到20亿美元。据媒体报道,前段时间孙正义在利雅得参加最新的“未来投资倡议”峰会(也被称为“沙漠中的达沃斯”)时,在他的小组讨论中,孙正义所在的房间几乎空无一人。

曾经并肩战斗20年的盟友,也终于弃他而去。2001年,优衣库创始人柳井正应邀任软银的外部董事,选择在2019年的最后一天卸任软银的外部董事,和孙正义分道扬镳,理由是“想专注于本业”。显然,实业出身的孙正义,自然看不惯孙正义这种赚估值膨胀、靠鼓吹泡沫的钱。

曾经被众人追捧为投资风向标,如今却是遭遇各界的冷嘲热讽。一位对冲基金投资者表示,愿景基金的支持可以看作“立即出售的先兆”。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Scott Galloway干脆预言,愿景基金将在12个月内关闭。

此时的孙正义,太需要干出点成绩,来挽救愿景基金的未来,来挽回自己的“投资教父”人设了。

当年在互联网泡沫破裂之后,孙正义巨亏700亿美金,身价缩水99%,堪称世界之最,此他却凭着阿里巴巴起死回生,重新登顶首富的宝座。

这一次,孙正义同样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艰难境地。那么,自如和贝壳会成为“下一个阿里巴巴”,成为拯救孙正义的财富发动机吗?

其实虽然是房地产行业,但自如和贝壳等长租公寓的套路和此前的科技“毒角兽”们都是一致的:

首先是大手笔“烧钱”,通过抬高房屋价格抢占房源,通过优惠价格扩大客源,这种高进低出的打法,规模越大亏得越多,这就需要资本的不断注入。

其次是加大“杠杆”,发明一种叫做租金贷的玩法,即公寓管理公司与金融机构合作,引导租客办理贷款提前向企业支付数月到1年的租金,再由租客每月偿还贷款给金融机构。这也就是说,用租客的信用作为抵押,供给他们扩张的资金、续命的资本。

最后就是“暴雷”,在找不到人接盘、没有资本输血的情况下,杠杆骤然断裂、企业经营难以为继。乐伽公寓、悦如公寓、君创公寓、友居公寓......有数据统计显示,截至2019年12月,全国爆仓的公寓品牌在50家左右。

即使是仍然生存的企业,乃至是市场的巨头,日子也一样不好过。要是真的能和阿里一样不差钱,有健康的发展模式,就不会在疫情期间搞什么“左手要求房东们免租,右手依然在收租客们的房租”“坐地起价涨房租”的骚操作了。

反正,我爱我家前副总裁胡景晖甚至已经准备好看笑话了,他做出了这样一番推断——孙正义辉煌的投资历史可以总结为,兴于IT互联网,败于房地产。